盛达矿业:盛达矿业现金流锐减预付款激增45亿125亿现金收购被指替大股东“解忧”

编辑:武义资讯平台   来源:http://idpces.com/    点击:23

盛达矿业(000603.SZ)筹划的一笔关联引发了市场对其为控股股东分担的质疑。

事情源于盛达矿业9月底公告称,公司拟以支付5.92亿元现金加承担6.56亿元债务的方式向控股股东盛达集团收购金山矿业67%股权,其中采矿权的溢价率达600倍

长江商报记者发现,现金收购的背后是盛达集团资金短缺。近年来,盛达集团减持盛达矿业股权累计套现近15亿元。截至,其所持股权全部被质押。不仅如此,超高溢价收购的标的资产(采矿权)及土地均被盛达集团抵押,所持标的91%股权也被抵押。在盛达矿业股价深度调整的情况下,盛达集团及实控人面临着股权平仓风险。

从标的上看,金山矿业其他应收款高达6.66亿元,占当期总资产的56.67%,占流动资产的88.68%。而这笔高达6.66亿元的其他应收款就是盛达集团占用标的公司资金。

不仅如此,标的公司自身也很缺钱。截至今年6月底,金山矿业货币资金只有218.46万元,2019年还将面临巨额资本性,年内需要的银行借款达1.5亿元。

此次交易后,盛达集团将变现12.48亿元,而盛达矿业的财务压力将大幅增加。另外,长江商报记者发现,盛达矿业经营现金流急剧减少,今年前三季度净流出0.48亿元,同比下降124.49%。而其背后的原因是蹊跷的预付款。据悉,截至今年9月30日,公司预付账款5.06亿元,较年初的5310.46万元大增853.04%

今年9月底,盛达矿业披露资产购买及关联报告书(草案),报告,公司拟通过现金和承担债务购买盛达集团持有的金山矿业67%的股权。交易后,金山矿业将成为上市公司的控股子公司。

按照方案,盛达矿业需支付5.92亿元现金、承担盛达集团6.56亿元债务,合计达12.48亿元。

备受质疑的是交易超高估值。截至今年6月30日,金山矿业评估值为18.63亿元,67%股权估值为12.48亿元。其中,金山矿业矿业权账面价值234.74万元,评估价值14.11亿元,增值率高达600.42倍,采矿权评估值占金山矿业股东全部评估价值的75.79%

对于此次交易,盛达矿业解释称,此次交易有利于公司增加资源储备竞争力。

此次交易也作出业绩,即金山矿业2019年的扣非净利不低于7805.14万元,2019年2020年扣非净利累计不低于2.26亿元,2019年2021年3年累计扣非净利不低于4.68亿元。

暂时金山矿业是否能实现其承诺的业绩,单就此次交易而言,盛达集团甩包袱意图明显。

去年以来,金山矿业营业收入与净利润增长较为迅猛,今年上半年,其营业收入3.76亿元,已经远超去年全年的2.38亿元,净利润1.12亿元,而去年全年为0.59亿元,今年半年已经去年全年的两倍。

不过,金山矿业存在不小的财务压力。截至今年6月底,其货币资金只有218.46万元,而下半年需要银行借款1.5亿元。公司流动负债2.38亿元,流动资产7.51亿元,如果扣除6.66亿元的其他流动资产,则只有0.85亿元,远不能当期流动负债。

此外,金山矿业的重要资产采矿权及5.73万平方米土地处于质押状态,且是为盛达集团授信业务最高额抵押担保。这不仅意味着金山矿业融资受到限制,而且,一旦盛达集团解决好债务问题,所质押的采矿权、土地或将面临被处置。

同时,公司预计,金山矿业2019年有较大金额资本性,其自由流无法覆盖利息支出,需要上市公司承担缺口。

向盛达矿业出售资产,于盛达集团而言是一笔非常的买卖,而这一买卖的背后,是其自身财务承压。

根据上述交易书披露,截至2017年底,盛达集团总资产为186.59亿元,总负债为105.61亿元,资产负债率为56.60%,较上年同期增长2.63个百分点。在资产项中,应收账款21.48亿元,存货20.84亿元,其他应收款33.61亿元,这些大幅占压了公司资金。公司货币资金16.28亿元,而短期借款为13.61亿元,长期借款为40.38亿元。

单纯从盛达集团的财务数据似乎看不出其面临的风险有多大,实际上,其面临的风险不容小觑。这从其占用子公司资金及频频进行资产抵质押足可以管窥一二。

长江商报记者发现,盛达集团除了占用了金山矿业6.56亿元资金外,还将其采矿权、5.73万平方米土地以及所持金山矿业91%股权等全部了抵质押和担保。

除了质押金山矿业资产外,盛达集团还频频质押所持盛达矿业股权。

截至上述交易书签署之日,盛达矿业实控人赵满堂及其一致行动人持有公司3.55亿股股权,占公司总股本的51.51%,其中3.03亿股处于质押状态,质押比率为85.15%

但是,赵满堂的股权质押行动并未停止。今年10月15日,赵满堂、王小荣将其持有的1450万股、900万股盛达矿业股权质押给工商银行兰州城关支行用于融资。至此,赵满堂累计质押盛达矿业股票6930万股,占其所持股权的99%。控股股东盛达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共持有公司3.55亿股,其中累计质押3.26亿股,质押比例为91.83%

盛达矿业前身为威达医械,2011年9月公司进行资产重组,置入银都矿业62.96%股权,同年11月更名为盛达矿业。盛达集团及通过全资子公司北京盛达合计持有52.13%股权。

2014年起,限售股解禁后,盛达集团大举减持,截至,合计套现14.88亿元,其中,在2015年6月9日这一天,A股市场大幅调整前夕,就通过减持套现了6.09亿元。

二级市场上,今年4月份以来,股价累计跌幅约为40%。由此可见,赵满堂及盛达集团平仓风险。

收购金山矿业交易后,盛达矿业将面临不小的财务压力。

近年来,受有色金属板块稳中向好,铅、锌价格增幅明显等因素影响,盛达矿业的盈利大幅提升。今年前9个月,公司实现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14.84亿元、2.53亿元,同比增幅为95.13%45.03%,堪称高速增长。

受市场转好影响,公司产品供不应求,以致公司基本上无应收账款,也无长期借款,年内需偿还的银行借款仅为千万元,公司资产负债率低至14.79%

不过,公司的经营现金流急剧减少,今年前三季度净流出0.48亿元,同比下降124.49%。背后的原因就是诡异的预付款。

截至今年9月30日,公司预付账款达5.06亿元,较年初的5310.46万元大增了853.04%。公司表示,预付账款主要是向下属子公司盛达光彩货款增加所致。

盛达光彩原名赤峰奕彩,2017年3月,盛达矿业增资3500万元获得其70%股权,后者主营有色金属等大宗商品的国内外贸易,2017年盛达光彩销售收入4.9亿元,净利润389.98万元,今年上半年实现营收2.39亿元,实现净利润146.62万元。

从公司半年报数据看,盛达光彩的营业收入不过2.39亿元,盛达矿业在当期预付的货款高达3.34亿元,令人生疑。

奇怪巨额预付款能否如期存未知数,在盛达矿业完成对金山矿业的收购后,财务压力将大幅增长。

此次交易,盛达矿业将需要5.92亿元现金,而截至9月底,公司货币资金只有3.69亿元,缺口为2.23亿元。

按照公司测算的数据,收购完成后,公司的资产负债率将达到56.66%,较目前221.93%。此外,公司还将面临着承担金山矿业未来大额基本性支出带来的资金压力。

上周,针对此次交易替控股股东扛压“排雷”一事,长江商报记者向盛达矿业发去采访函,但截至发稿时仍未获回复。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