军营生活:军营生活跟我听说的不一样了

编辑:武义资讯平台   来源:http://idpces.com/    点击:36

2000年生,今年9月入伍;爷爷袁军峰,1950年生,1969年参军,服役期满后转业,现已退休;叔叔袁忠伟,1976年生,1994年入伍,现已退役。

新兵生活过得快,转眼父母已经一个多月了。离开前,曾经当过兵的爷爷、叔叔还有亲戚们,给我介绍了许多部队的情况,要我注意这、注意那。可到了部队我才发现,同样是当兵,我们这一代人与上一代人大不相同。

比如说,奔赴军营乘坐的车就不一样。爷爷袁军峰1969年参军,坐的是拉货的“闷罐车”。车厢门一关,黑乎乎的,又不透气,并且没有座椅,只能席地坐卧,颠簸了三四天才部队。上个世纪90年代,经过开放近20年的发展,我们国家经济社会有了长足的进步。1994年叔叔袁忠伟入伍时,乘坐的是绿皮火车,有座位,没空调,走走停停,也走了一天多时间才到部队。而我们这一代新兵,乘坐的是舒适的高铁,不仅有座椅、有空调、有开水,还有视频、有WiFi,并且一路,只用了几个小时就到了军营。

我小时候听爷爷和叔叔讲军旅故事。成为一名军人,是我从小到大未曾过的梦想。今年春,他们鼓励我报名应征后,跟我讲了许多部队生活、训练的故事。他们既希望我到部队经受生活的锻炼,又担心我吃不了这份苦,毕竟我从小到大一直在念书,没干过多少体力活。对此,我做好了面对各种艰苦的思想。可是,当我踏入新兵训练基地时,眼前的营院、舒适的营房、现代化的生活,一下子就改变了以往我对军营的印象。

爷爷的军营印象是:几栋小平房,一个篮球场,再加上四周的围墙,就是部队的样子。他说部队生活最大的特点就是苦,冬天室内室外一个温度,睡觉时穿着棉袄戴着棉帽还会被冻醒。军事训练不够用,许多都是自己做;训练之余要进行农业生产,走下训练场就上地头,尽管这样,他们的副食主要是萝卜、土豆和白菜,还经常吃粗食和咸菜疙瘩。

军营留给叔叔的印象是:伙食还行,顿顿管饱、天天见肉,每天早晨还有一个鸡蛋,没有互联网,没有手机,只能排队打插卡电话,生活,信息闭塞,除了训练训练。他担心我“学生气”太重,爱掰扯书本道理;忍受不了寂寞,适应不了枯燥的军营生活。他一再我,衣服换下来要马上手洗,抓住有阳光的时机晾晒,否则,一人就两套训练服,洗得不勤,就没得换。

而我对军营的印象是:“理想很丰满,现实更多彩。”

先说生活,每顿六菜一汤的自助餐,还配有水果,吃得比家里更讲究营养均衡;连队有洗衣机、烘干机,迷彩服脏了随时洗、很快就能烘干,雨天阴天不愁没有干净换;休息时间使用手机和互联网,只是在网上不能军人身份;军营文体活动多,训练之余,唱军歌,练打球,时间排得满满当当。

再说训练,基地化训练了教学力量和训练,各类训练设备配套齐全,训练内容科学规范、形式多样。就拿体能训练来说,抖绳、药球、壶铃这些新兴健身器材也被搬上了训练场,训练不再枯燥乏味,我们在训练中找到了乐趣,成绩也噌噌往上提。

离开时,我带了一些资料,虽然我已考上不错的大学,但我心中的理想学府是军校。叔叔曾跟我说,他当兵时也想考军校,但是白天任务重,他只能晚上看书。为了不打扰,他只能在连队仓库点着蜡烛复习,手上生了冻疮,视力也有些下降。他一直我没有复习条件。到这一瞧,图书室、网络室一应俱全。班长告诉我,训练之余可以随时到图书室复习。

我上中学时,在某装甲旅服役的堂兄袁俊鹏,给我寄了一张他和59式坦克合影的照片,把我羡慕得够呛。这两天,班长聊天时告诉说,我们部队装备的是最先进的99A坦克,这让我激动了好一阵子,等我能驾驶战车时,一定也要给哥哥寄张照片去,让他看看我们部队的先进。

与现代化的装备列装部队相适应的是,一大批高素质的兵员走进军营,新兵中不仅大学生占了一半多,还有几个硕士,这是爷爷和叔叔辈的退役老兵们没想到的。

我们一家三代军人,见证了我军在改革中发展的巨变。这让我们这一茬士兵更深刻地理解了“没有国家,就没有现代化军队”的道理。三代人中,我的军营生活最优越,我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扎根军营,苦练军事技能,争当优秀士兵,争取两年后考上军校,用投身强军实践的优异回报祖国,不辜负令人奋进的新时代。

友情链接